第四色

类型:地区:发布:2021-01-17

第四色 剧情介绍

第四色华盛顿号抵达香港,马伯驹看到蔡金荣带四姨太和手下将一箱宝物带下船让苏月和子弹紧盯柴福东动静。柴福东正在为如何将手里文物带下船而想办法,突然在走廊里看到一对夫妻带着很多装衣服的箱子要下船,将苏月和子弹引开。赛飞假装在走廊里崴脚请两个抬箱子的伙计帮忙送回房间,小狗胖三趁机将抬的箱子调换成文物箱子被两个伙计抬下船。马伯驹得到苏月情报以为小狗和胖三要抬文物箱子下船准备截获并透露会有人在码头接应。杜老大在码头接上蔡金荣,前来支援马伯驹的刘子江带人出现吩咐部下跟踪蔡金荣。当看到柴福东从码头出来,刘子江索要文物不成刚要动手被马伯驹阻止,劝他离开人多的码头半路再下手。柴福东让行动队分头行动,自己和赛飞抬着箱子被马伯驹和刘子江等人团团围困,这时出现两名英国巡捕询问情况,柴福东和赛飞借机将箱子放下离开,巡捕提出要将箱子打开检查后马伯驹才发现上当了。

手术很成功,吴桐和厉母终于放下心来。吴桐一直守在厉仲谋床前到他醒来,告诉他向毅和他的手术都很成功,厉仲谋很开心。厉母守在向毅床前,向峻却过来对她冷嘲热讽,告诉她自己一定会慢慢把厉仲谋整垮,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不会放过他们母子。张曼迪到医院来看望厉仲谋,两人居然心平气和地谈了半天,吴桐过来看到两人并没有诧异,她心中微酸,不过她相信厉仲谋。厉仲谋难得见她吃回醋,心情大好。

第四色

童童想出去玩便给向峻打了电话,向峻便带着童童和吴桐一起去游乐场玩。厉母看着三人离开,马上打电话让人跟踪。吴桐在游乐场心不在焉,她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别人的相机中,尤其是向峻有意无意的靠近,故表亲热。向峻带着她们母子到自己家给她们做饭,却故意在吴桐的水中下了药。吴桐喝下去就人事不省,向峻故意哄童童吴桐因为照顾厉仲谋太累,所以把童童送去了美玲处。共军请蒋千里北上遇阻 柴福东遭遇老同学对手

第四色

一九四八年东,辽沈战役已经结束。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激战正酣,国民党败亡之势已不可阻挡。蒋介石心有不甘,依据长江天险负隅顽抗,请到军事智囊蒋千里为其筹谋。柴福东作为共产党特别行动队队长被组织派遣到南京请蒋千里北上。某夜国民党正要举行一场重要战略布防会议,高级侍官马伯驹负责会议警卫部署。柴福东带领行动队队员们计划在此次会议中劫走蒋千里。

第四色

会场外与会军官陆续进场,马伯驹深知会议的重要性,一脸严肃地叮嘱属下苏月做好警卫安排。此时马伯驹看见一位老者眼生,拄着拐步履疾快的进入会场,觉得十分可疑,一路跟随至会场。此老者看似其貌不扬, 其人正是蒋介石聘请的智囊蒋千里。蒋千里一路赶来口渴难耐,正端起水杯大口喝着水,被马伯驹追上询问身份。当听蒋千里说是被蒋介石找来的,马伯驹更觉此人猖狂大胆,可能是来捣乱的,说着要请他离开。蒋介石来到会场看见马伯驹对蒋千里无礼,斥责了马伯驹并向蒋千里道歉。

柴福东带领行动队员坐在车里等候伺机劫救。蒋千里在会中就如何安排部署长江防御发言,总体方案是依靠长江天险与共产党决一死站。提到上海到宜昌,浙赣铁路和浙东地区,由七个军担任纵深防御。军官德邻拍手赞赏,并表示不辜负蒋介石的希望。散会蒋介石不放心蒋千里一人离开,命马伯驹护送。司徒峻在回家的途中被日本特务袭击。在紧急时刻,小语随父母外出开车经过,救了司徒峻。小语向司徒峻要表,司徒峻认为这只表会招来杀身之祸而拒绝了小语。

凌父找到云翔,问云翔到底和小语发生了什么事,云翔无法说出真相。凌父愤而离去却遇上了一直在偷听的苏雪,更为恼火。司徒峻回到警局,市局又再向金子仰施加压力。贺云翔来到警察局找司徒峻,欲看怀表。司徒峻猜出云翔的真实身份,劝说云翔不能一意孤行。云翔斥责司徒峻身为警务人员却不能坚守职责。双方为争夺怀表,打斗起来。金子仰赶到,司徒峻乘机收起了怀表。金子仰提醒云翔,做事要三思而后行。

金子仰向司徒要来怀表,看出表内的端倪,时针指向3:58 。司徒突然意识到贺云翔也看出了表中的信号,心中猜想这些数字到底代表什么?而此时,云翔在破译着号码。并拿出地图,划出马恩铭从日驻军司令部到夜总会的路线,找出邮局、银行、饭店等标记。凌小语摆脱特务找到雨蝶,告诉雨蝶无法从司徒峻出要来怀表,雨蝶决定从司徒峻那儿偷回来。小语刚走,三岛已经根据三野平夫提供的情报带人将阁楼团团包围。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